上海地區老年人積極老化現象分析

摘 要: 目的 探討上海市部分老年人積極老化現狀及其影響因素。方法 采用積極老化測評問卷、社會支持量表、簡易應對量表對215名上海市常住老人的老化現狀、社會支持及應對方式進行問卷調查。結果 老人積極老化水平處于中等水平 (77.6011.59) 分, 社會支持總分為 (32.45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目的 探討上海市部分老年人積極老化現狀及其影響因素。方法 采用積極老化測評問卷、社會支持量表、簡易應對量表對215名上海市常住老人的老化現狀、社會支持及應對方式進行問卷調查。結果 老人積極老化水平處于中等水平 (77.60±11.59) 分, 社會支持總分為 (32.45±11.23) 分, 低于常模。積極應對均分為 (1.73±0.35) 分, 消極應對均分為 (1.80±0.57) 分;對社會支持的利用、家庭氛圍滿意度、健康狀況、文化程度、消極應對是積極老化的影響因素, 可以解釋積極老化全部變異58.75%。結論 積極老化的實現有待于從引導積極參與、改善家庭氛圍、提高醫療服務等方面逐步推進。

  關鍵詞: 積極老化; 社會支持; 應對方式;

  積極老化是從積極心理學角度, 關注老年人積極的心理品質, 鼓勵老年人有意識地面對自己老化事實, 轉變觀念, 引導老人能夠健康、積極主動地適應生活, 建立一種充滿生機的老年生活[1,2]。本研究旨在了解上海部分常住老年人積極老化現狀及其影響因素。

  1、 對象與方法

  1.1、 研究對象

  方便抽取上海市浦東新區某幾個社區的老年人, 納入標準:年齡>65周歲;在上海連續居住時間>6個月;生活基本自理。排除標準:嚴重軀體疾病、晚期癌癥或精神疾患者。調研人員經統一培訓, 問卷使用統一指導語, 由社區居委會統一組織社區老年人參加問卷調查, 填寫困難的老人由調研人員一一詢問, 幫助填寫, 問卷當場回收, 最終收回有效問卷215份。

  1.2、 研究工具

  ①一般資料調查表包括年齡、性別、文化程度、家庭收入、婚姻狀況、子女個數、醫療保險、身體健康狀況、家庭滿意度、宗教信仰、個性性格、生活習慣等, 共計12個條目。②積極老齡化測評問卷[3]包含四個維度:身體活力、生活滿意、家庭支持、積極參與, 共計21個條目, 采用Likert5級評分法, 從明顯不符合、有些不符合、介于中間、有些符合、明顯符合依次計分為1、2、3、4、5分, 得分越高表明積極老齡化水平越高。該問卷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總體內部Cronbach α系數為0.894, 分半信度為0.790, 且通過驗證性因素分析擬合指數符合模型擬合條件, 結構效度良好。③社會支持評定量表總Cronbach α系數為0.89, 共計10個條目, 包含3個維度:客觀支持 (3條目) 、主觀支持 (4條目) 和對社會支持利用度 (3條目) 。量表第1、2、3、4、8、9、10條目為單選題, 按選項分別計1、2、3、4分。條目5為分別從夫妻 (戀人) 、父母、兒女、兄弟姐妹、其他成員獲得家庭支持, 每項從無到全力支持分別計1~4分。第6、7條如回答“無任何來源”則計0分, 回答“下列來源”者, 有幾個來源就計幾分條目計分為0~4分, 分數越高代表社會支持度越高[4]。④簡易應對方式量表采用自評式, 采用Likert4級評分法, 從“不采取”到“經常采取”, 分別計0~3分。量表共計20個條目, 2個維度, 1~12條目是積極應對, 13~20為消極應對。量表的內部Cronbach α系數為0.90。

上海地區老年人積極老化現象分析

  1.3 統計學分析

  采用SPSS17.0軟件進行t檢驗或單因素方差分析, Pearson相關分析、逐步多元回歸分析。

  2、 結 果

  2.1、 上海市部分常住老年人積極老化測評得分

  在積極老化問卷中, 積極老化總分為 (77.60±11.59) 分, 其中各維度均分由高到低排序為:生活滿意維度 (3.85±0.48) 分、身體活力維度 (3.78±0.62) 分、積極參與維度 (3.58±0.75) 分、家庭支持維度 (3.34±0.83) 分。

  2.2、 上海市部分常住老年人社會支持測評得分

  社會支持總分低于常模, 但差異無統計學意義[正常健康人群得分為 (34.56±3.73) 分, P>0.05]。見表1。

  2.3 、上海市部分常住老年人應對方式與常模比較

  消極應對與常模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P<0.01) , 積極應對得分低于常模, 但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P>0.05) 。見表2。

  2.4 、上海市部分常住老年人積極老化影響因素的單因素分析

  不同性別、文化程度、家庭氛圍滿意度、健康狀況、社交活動頻率老人的積極老化測評得分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P<0.05, P<0.01) , 見表3。

  表1 上海市部分常住老年人社會支持各維度得分情況(x?±s,n=215(x?±s,n=215, 分)
表1 上海市部分常住老年人社會支持各維度得分情況(x?±s,n=215(x?±s,n=215, 分)

  表2 老人樣本群的應對方式與常模比較(x?±s)(x?±s)

表2 老人樣本群的應對方式與常模比較(x?±s)(x?±s)

  表3 上海市部分老人積極老化影響因素的單因素分析(x?±s)(x?±s)
表3 上海市部分老人積極老化影響因素的單因素分析(x?±s)(x?±s)

  2.5、 社會支持與積極老化的相關分析

  社會支持總分、客觀支持、主觀支持、對社會支持的利用度與積極老化的總分呈顯著正相關 (r=0.575、0.620、0.545、0.600, P均<0.05) 。

  2.6 、應對方式與積極老化的相關性分析

  將積極應對與積極老化呈顯著正相關 (r=0.58, P<0.01) , 消極應對與積極老化呈負相關 (r=-0.53, P<0.01) 。

  2.7 、上海市部分常住老人積極老化影響因素的多因素分析

  以積極老化的總分為因變量, 以單因素分析有統計學意義的因素和相關性分析有統計學意義的社會支持的3個維度及積極和消極應對方式共計10個自變量進行逐步多元回歸分析, 其中對社會支持的利用、家庭氛圍滿意度、健康狀況、文化程度、消極應對是積極老化的影響因素, 可以解釋積極老化全部變異的58.75%, 對回歸模型統計學檢檢驗, 模型有統計學意義 (F=12.14, P<0.01) 。見表4。

  表4 上海市部分常住老人積極老化的多元回歸分析結果
表4 上海市部分常住老人積極老化的多元回歸分析結果

  3 、討 論

  在積極老化過程中, 老人的身體活力、積極心理狀態、家庭支持及社會活動的參與度交互作用, 共同影響著積極老化的過程[5]。本調查顯示老人積極老化測評得分處于中等水平, 其中老人對生活的滿意度得分最高, 其次是身體的活力和積極參與維度, 而家庭支持得分最低。文獻顯示有著良好家庭支持的老人, 在積極老化過程中能更好地完成自身的老化過程, 有助于減少老人不良生活習慣如抽煙、酗酒等不良嗜好, 促進疾病的康復, 在老人面對疾病折磨、孤單寂寞時家庭支持能給予良好的情感寄托, 可以使老人擁有更高的生活質量[6]。然而隨著社會發展, 傳統的家庭結構改變, 出現越來越多的空巢老人, 他們缺乏家庭關愛, 影響老人積極心理建設, 導致老人積極老化水平較低。社會支持是指通過社會互動關系所能獲得的支持和幫助, 能夠緩解精神緊張、減輕心理應激, 提高人們的社會適應能力[7]。面對越來越多的空巢老人, 我們應當在家庭支持不足的情況下, 積極思考如何提供社會支持, 幫助老人積極面對老化過程。

  相關研究小組認為應對不僅僅是消除或減弱應激源, 不僅是健康或適應性的應對, 它是人們在面對應激源下的任何預防、消除或減弱應激源的努力, 這種努力包括健康的、不健康的, 有意識的及無意識的, 人們尋求一種以最小的痛苦方式來承受應激源給予的影響[8]。心理學家認為個體應對方式的選擇是與其人格特質及個體差異與應急情境相互作用的結果, 老人在面對逐漸老化過程, 自我激發形成自身的應對方式, 這種應對方式可以簡單的分為積極應對和消極應對, 消極應對方式中“接受現實”、“忘記煩惱”、“自我安慰”這些雖然歸為“消極應對”, 但是卻能幫助老人緩解緊張焦慮情緒, 具有抗打擊作用。心理學者認為無論積極應對還是消極應對都是有價值的, 都是老人面對老化過程心理、身體的一種應激反應。在老化過程中, 我們應當考慮如何幫助老人理解老化過程, 排遣不良情緒、提升老人的社會技能。

  文獻顯示積極老化與應激源刺激、成熟防御機制、煙酒控制、身體運動、受教育程度、社會階層、社會保障、家庭滿意度等因素相關[9]。本研究結果顯示家庭氛圍越好, 社會支持利用越高、老人的積極老化水平越高;老人的文化程度越高、健康狀況越好, 其積極老化水平越高。消極應對方式越多, 其積極老化水平越低。其中家庭氛圍是影響老人積極老化最重要的因素, 可能與中國較為傳統的家庭養老模式相關, 大部分的老人仍舊偏向于居家養老, 年邁的老人十分渴望獲得子女的關注和孝順, 這種需求不僅僅是生理上的照顧, 甚至成為老人晚年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心理需求。老年夫婦關系是否融洽, 子女是否孝順很大程度上影響了老人的積極老化水平。李成福等[10]研究顯示有配偶比單身老人壽命要長, 失去伴侶的生活事件對老人的打擊十分劇烈。

  文化程度、健康狀況與積極老化也存在較為顯著的影響關系, 受教育程度越高的人越能自控, 更關注自身健康狀況, 減少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有研究顯示受教育程度低的老人在嗜酒、抽煙的概率上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的2倍, 體重超標的概率更是高達3倍以上[5]。

  社會支持利用是指個人是否愿意接受來自他人客觀或主觀方面的支持, 也是積極老化的重要影響因素。部分老人由于伴隨生理功能退化, 如視力、聽力下降, 行動不便或抑郁、焦慮等心理因素可能導致對社會支持的主觀感知度較低, 對社會支持資源的利用度不夠。

  提升積極老化水平建議:①鼓勵老人積極參與社會事務, 增強自身價值感。積極老齡化認為老人為家庭和社會的重要資源, 創造環境使老人健康、積極參與社會活動, 盡可能發揮最大效益, 包括虛弱、殘疾和需要照料的老人, 提高他們適應生活的能力和生活質量。Shenfil[11]通過對9個國家老年人的研究提出老年社區的建立有助于老年人的晚年幸福。我國老人社區總體參與率較低, 參與的形式不夠豐富、程度不深, 缺少主動參與社區事務的責任感, 應當鼓勵老人根據自身的優勢和潛力, 組建自己的興趣團體、互助組織, 幫助構建老人融入社會、服務社會的平臺。如文獻報道由社區老人建立參與式互助小組, 組成“高血壓慢友小組”;也可以根據興趣組成健身小組, 如“太極拳小組”、“禪悅瑜伽班”等[12]。老人可以通過從事一些活動代替其退休后缺失的社會角色, 發揮余熱, 增強自我價值的實現, 對心理健康也將產生積極的影響。②創造良好的家庭氛圍, 加大親子、家庭支持 Carstensen[13]提出的社會情緒選擇理論認為, 老年人相對于年輕人更加注重人際交往的情感功能, 傾向于保持和增進與他認為十分重要的人的交往。在中國傳統文化背景中, 個人的社會網絡是由家人到親戚朋友由內向外伸展的, 關系也是由親而疏, 因而老人的主要情感支持來源于家庭。成年子女對老人的支持行為和孝順期待對老人積極老化的預測作用顯著, 對老人的積極心理具有很大影響。但是由于中國家庭小型化及空巢家庭的出現, 子女陪伴老人越來越少, 導致老人在家庭中家長角色扮演缺失, 與子女的互動溝通越來越少, 不利于老人晚年的心理健康。中國自古講究一個“孝”字, 現代社會的發展不能摒棄優良傳統, 年老的父母非常渴望兒女孝順, 并且這種渴望是否滿足成為老人晚年生活必不可少的一種需求, 因此加大親子支持、家庭支持對促進積極老化有著重要的意義, 我們應當創造良好的社會氛圍, 以“孝”為榮, 積極踐行。③關注老人身體健康, 構建社區全方位的醫療服務體系。不斷完善的養老與醫療保險制度、不斷拓展的社區醫療服務內容成為解決該問題的重要途徑。2018年起上海逐步實行《上海市長期護理保險試點辦法》, 年滿60周歲的職工醫保或居民醫保參保人員, 可申請老年照護統一需求評估, 評估等級為二至六級的失能老人, 由定點護理服務機構為其提供相應的護理服務, 并按規定結算護理費用[14]。這為居家養老、機構養老的老人提供上門服務, 提供相應的生活及醫療護理服務, 政府予以相應的經濟補貼, 老人只需承擔很少一部分經濟負擔, 同時也大大降低了家人照顧老人的成本, 不用反復往返醫院。

  參考文獻

  [1] 付雪連, 蘇銀利.積極老化理論及實踐研究現狀[J].護理學雜志, 2017;32 (21) :14-7.
  [2] 劉曦.人口老齡化背景下的積極老齡化[J].科技創新導報, 2014; (36) :198.
  [3] 胡敏, 苗元江.老年人積極老化測評問卷編制[J].贛南師范學院學報, 2015;36 (1) :101-3.
  [4] 劉繼文, 李富業, 連玉龍.社會支持評定量表的信度效度研究[J].新疆醫科大學學報, 2008;31 (1) :1-3.
  [5] 苗元江, 胡敏, 高紅英.積極老化研究進展[J].中國老年學雜志, 2013;33 (19) :4915-8.
  [6] 胡敏.老年人積極老齡化測評研究[D].南昌:南昌大學, 2012.
  [7] 冀云, 李進偉.中國老年人社會支持與老化態度的關系研究[J].中國全科醫學, 2017;20 (7) :852-8.
  [8] 葉一舵, 申艷娥.應對及應對方式研究綜述[J].心理科學, 2002;25 (6) :755-6.
  [9] 劉雪萍.成功老化內涵及影響因素分析[J].心理發展與教育, 2018;34 (2) :249-56
  [10] 李成福, 王海濤, 王勇, 等.婚姻對老年人健康預期壽命影響的多狀態研究[J].老齡科學研究, 2018;61 (6) :40-6.
  [11] Shenfil S.Pathways to positive aging:a program to build an aging-friendly community[J].J Am Soc Aging, 2009; (33) :82-4.
  [12] 官珉月.積極老化視域下社區文化養老方式探究-以武漢市中華路街為例[J].華中師范大學研究生學報, 2015;22 (2) :57-60, 67.
  [13] Carstensen LL.Motivation for social contact across the life span:a theoty of socio emotional selectivity.In:Jacobs JE, ed.Nebraska symposium on the motivation[M].Lincoln: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1993:209-54.
  [14] 滬府發[2017]97號.上海市人民政府關于印發修訂后的《上海市長期護理保險試點辦法》的通知[Z].2018-01-18.

    曹文婷,曾長娟.上海市部分常住老年人積極老化現狀及影響因素[J].中國老年學雜志,2019,39(10):2538-2541.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rubcby.tw/html/zhlw/20190617/8177897.html   

    上海地區老年人積極老化現象分析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熱點論文
    456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