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明向對圍絕經期綜合征的治療經驗探析

摘 要: 國家級名老中醫韓明向治療圍絕經期綜合征有獨到的療效。他認為圍絕經期綜合征的主要病機是腎精虧虛, 血虛肝郁, 中醫治療應以滋補肝腎, 養血疏肝法為主, 以二至丸合一貫煎化裁隨證加減。在臨床上能明顯緩解圍絕經期綜合征患者的諸多不適癥狀, 效果良好。總結整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國家級名老中醫韓明向治療圍絕經期綜合征有獨到的療效。他認為圍絕經期綜合征的主要病機是腎精虧虛, 血虛肝郁, 中醫治療應以滋補肝腎, 養血疏肝法為主, 以二至丸合一貫煎化裁隨證加減。在臨床上能明顯緩解圍絕經期綜合征患者的諸多不適癥狀, 效果良好。總結整理分析成文以啟迪同道。

  關鍵詞: 圍絕經期綜合征; 腎精虧虛; 血虛肝郁韓明向;

  Abstract: Professor HAN Mingxiang, a national famous veteran Chinese medicine, has unique curative effect on perimenopausal syndrome. He believes that the main pathogenesis of perimenopausal syndrome is deficiency of kidney essence and stagnation of liver and kidney due to deficiency of blood. TCM treatment should be based on nourishing liver and kidney, nourishing blood and soothing liver, and combining Erzhi pill with decoction and tailoring according to syndrome. In clinic, it can obviously relieve many discomfort symptoms of perimenopausal syndrome patients, and the effect is good. Summarize and analyze the written articles to enlighten the same people.

  Keyword: Perimenopausaal syndrome; Deficiency of kidney essence; Blood deficiency; Liver depression; HAN Mingxiang;

  圍絕經期綜合征, 是指女性在絕經前后由于卵巢功能的衰退, 雌激素水平下降, 出現以自主神經功能紊亂為主的一系列程度不等的相關癥候群。臨床以月經紊亂, 頭暈耳鳴, 腰酸膝軟, 面目浮腫, 烘熱, 多汗, 五心煩熱, 心悸, 煩躁失眠, 心情抑郁, 焦慮等為主要表現。隨著現代生活節奏加快, 女性承受各方壓力的不斷增多, 圍絕經期綜合征的發生率在增加, 并有不斷提前的趨勢。每年有超過1.2億女性深受圍絕經期綜合征的困擾, 至2030年將超過2.1億[1]。西醫在治療圍絕經期綜合征上多以使用雌、孕激素替代治療, 及鎮靜、抗焦慮、抗抑郁劑等對癥處理, 如長期應用可能引起圍絕經期患者生理及心理上的諸多的不良反應。而近年來已有大量臨床研究證實中醫藥對治療圍絕經期綜合征臨床療效確切, 能改善圍絕經期綜合征患者的生活質量。

  韓明向為安徽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主任醫師、全國名老中醫、博士生導師, 從事中醫內科臨床、教學、科研工作60余年, 對老年疾病及內分泌疾病的診治具有豐富的臨床經驗, 在圍絕經期綜合征的治療方面更是有頗豐臨床經驗。現做詳細介紹。

  一、病因病機

  根據圍絕經期綜合征的多樣的臨床表現可將其歸屬為古文獻中的“百合病”“不寐”“郁證”等范疇, 本病多發生于絕經前后的女性, 故現代中醫學據本病癥狀的多樣性及復雜性又稱其為“絕經前后諸證”。韓教授將其病因病機歸納為以下兩方面。

韓明向對圍絕經期綜合征的治療經驗探析

  1、腎精虧虛, 天癸漸竭

  韓教授強調, 腎是為藏精之臟。是人體生命活動的根本, 腎精可化生腎氣, 腎中精氣是人體生命活動的源泉, 亦是人體生長、發育以及生殖之根本。天癸源自于先天, 當屬陰精, 也是促進人體生長、發育和生殖的極其重要的精微物質。明·馬蒔《黃帝內經·素問靈樞注證發微》說:“天癸者, 陰精也, 蓋腎屬水, 癸亦屬水, 由先天之氣蓄極而生, 故謂陰精為天癸也”, 很明確的說明了天癸是源于先天的, 并藏之于腎臟。韓教授指出, 當女子的年齡接近了七七時, 腎氣漸衰退, 腎精漸虧虛, 天癸漸絕, 沖任二脈虛衰, 腎陰和腎陽失衡, 導致了臟腑氣血功能失常。臨床多以腎精虧虛、癸水過少而致月經失調, 頭暈耳鳴, 面目浮腫, 烘熱, 多汗等癥狀。由此可見, 腎精虧虛, 天癸漸竭是引起更年期綜合征發生的根本原因[2]。

  2、血虛肝郁

  肝主藏血, 而腎藏精, 肝腎同源, 即“精血相生”, 腎精和肝血相互滋生。韓教授認為, 更年期女性腎精虧虛, 精血不能相生, 則肝失所養, 從而可致肝血匱乏, 即水不能涵木, 故而使機體多數處于“陽常有余, 陰常不足”的一種狀態;或者因絕經期前后婦女素體陰虛, 而致肝血的來源匱乏。肝主疏泄, 而肝血的充盛才可以保證肝疏泄功能的正常發揮, 此外全身氣機的通暢, 才能使得情緒保持條暢, 氣血的平和, 臟腑功能才能正常發揮其作用。一方面肝血不足, 陰虛不能制陽, 從而導致肝陽上亢致眩暈眼花、頭目脹痛、耳鳴等;另一方面肝血不足, 肝疏泄無常, 易致肝氣郁結, 過久致氣郁化火, 可出現胸悶、煩躁、抑郁等;也可能因長久所期所愿不遂或未達理想值, 而導致情志的不舒, 久而致肝氣郁結在胸中, 不得疏泄, 故而多見煩躁不安, 失眠, 脅肋脹痛等不適表現。故而可見, 治療應重視肝氣疏泄, 條達氣機, 滋養肝血, 調養肝臟。

  二、組方與方藥應用

  韓教授根據上述對圍絕經期綜合征病因病機的分析, 確立以滋補肝腎, 養血柔肝為治法, 選用二至丸合一貫煎加減。方由女貞子、墨旱蓮、熟地黃、麥冬、當歸、枸杞、丹皮、柴胡、酸棗仁、白芍、桑椹、淫羊藿、麻黃根13味藥物組成。方中女貞子具有補肝益腎, 滋陰養血之功;墨旱蓮具有滋肝補腎、涼血止血之效, 二藥共同應用可使其滋陰養血、補益肝腎而不滋膩。一貫煎中熟地黃為血中之血藥、補腎生精髓之要藥, 適用于肝腎陰虛所引起的諸癥;麥冬是清肺胃熱、養陰潤肺上品, 麥冬還可補腎陰, 因五行所言金可生水, 即肺金生腎水, 故可通過清除肺胃熱, 使肺陰得滋潤而生腎陰;當歸被稱為“婦科圣藥”, 能營養精血, 補益精氣;枸杞可滋補肝腎、滋陰養血;丹皮可克制厥陰少陰伏火, 以清解肝熱、涼血活血, 減輕患者烘熱及多汗癥狀;柴胡疏肝解郁, 升舉陽氣, 尤為適用于煩悶, 善悲喜泣不良情緒表現;酸棗仁具有益陰斂汗、養血補肝之功, 起到了很好的寧心安神止汗之效;此方中補肝益腎與疏肝相結合在一起, 配以滋陰補血柔肝, 可使肝體得濡養, 肝郁得舒解。加用白芍、桑椹、淫羊藿更增添補益肝腎的作用, 再添麻黃根斂汗固表;全方中女貞子、墨旱蓮、熟地黃、桑椹滋補肝腎為君藥;配伍以麥冬、當歸、枸杞、炒白芍養血柔肝, 共同做為臣藥;丹皮、柴胡、酸棗仁疏肝清肝、安神, 及麻黃根斂汗, 淫羊藿補腎溫陽的作用, 溫補而又不燥烈, 起到助陽氣而不傷其陰氣, 以陽中求陰, 共為佐藥。全方共同發揮補肝腎養肝血, 疏肝安神, 調和陰陽之功效。方中女貞子、熟地黃、墨旱蓮、枸杞、淫羊藿等補虛藥有類雌激素作用[3], 在體內具有雙向調節作用, 即抗雌激素活性作用和擬雌激素作用[4]還有學者研究分析雌激素水平低下者, 大多與腎虛、癸水不足有關[5]。

  三、病案舉例

  張某, 女, 51歲, 公務員。2017年9月10日初診。主訴:煩躁烘熱、多汗及失眠半年余, 加重2月。近半年來無明顯誘因下出現情緒煩躁, 烘熱陣作, 夜間汗出明顯, 睡眠欠佳。2個月前上述諸癥加重, 性情煩悶, 善悲喜泣, 烘熱難耐, 夜間汗出嚴重, 常汗濕衣襟, 難以入眠, 甚則徹夜無眠, 就診西醫院, 診斷“圍絕經期綜合征”, 經治療兩月余上述諸癥緩解不明顯, 現為求中醫治療, 遂來就診, 飲食可, 大便干, 小便正常。觀其舌質略紅, 苔薄少, 脈弦細。外院查性激素六項:雌二醇42pg/mL, 促卵泡素97IU/L。查婦科B超未見異常。既往月經周期基本規律, 6d/25-28d, 量中等, 色質基本正常, 無血塊, 無痛經, 1年前絕經。

  西醫診斷圍絕經期綜合征;中醫診斷:絕經期前后諸證, 證屬腎精虧虛, 血虛肝郁。

  治宜滋補肝腎, 養血疏肝。組方:女貞子12g, 墨旱蓮15g, 熟地黃15g, 麥冬12g, 當歸12g, 枸杞15g, 炒丹皮12g, 炒柴胡10g, 酸棗仁15g, 炒白芍15g, 桑椹15g, 淫羊藿15g, 麻黃根20g。以上藥物選用四川新綠色藥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生產的復方顆粒制劑, 1劑/d以開水300~400mL溶解, 分2次 (早晚餐后) 溫服, 服用10劑。同時囑患者調攝情志, 飲食有節, 適當運動。

  二診2017年9月20日。烘熱, 多汗癥狀較前明顯減輕, 情緒仍煩悶難解, 夜間睡眠略有改善, 但寐而多夢, 舌脈大致同前。患者情緒煩悶難解及寐而多夢, 考慮是為肝郁較重, 暗耗心血, 韓教授守原方加用郁金10g、刺五加15g, 以增強疏肝解郁安神之力。再服14劑。同時囑患者調攝情志, 飲食有節, 適當運動。

  三診:2017年10月3日。患者烘熱多汗基本無, 但仍感心煩, 夜寐少而多夢, 晨起精神欠佳, 舌脈大致同前。上方減去麻黃根、麥冬, 加用青龍齒20g、制遠志15g。再加14劑。同時囑患者調攝情志, 飲食有節, 適當運動。隨訪6個月, 患者諸證均基本消失, 未再復發。

  按:本案患者處于七七之年, 腎精虧虛, 天癸漸竭, 月經已停止1年。腎精虧虛, 則致肝木無所滋養, 而肝臟為陰中之陽臟, 易動化火從而可引起一系列的不適臨床癥狀。四診合參, 其證屬腎精虧虛, 血虛肝郁。韓教授結合多年臨床病案觀察和臨床經驗總結, 對于該型圍絕經期綜合征的治療有頗豐經驗及獨到見解, 治宜滋補肝腎, 養血疏肝。故韓教授以二至丸合一貫煎為基礎方, 方中以女貞子、墨旱蓮、熟地黃、桑椹滋補肝腎為本, 以麥冬、當歸、枸杞、白芍、丹皮、柴胡、酸棗仁養血疏肝為輔。二診隨癥化裁, 加用郁金增強疏肝行氣解郁功效;刺五加不僅具有益氣安神之效, 還可起到加強補腎之功;三診加青龍齒鎮驚安神, 除煩清熱;制遠志安神益智以交通心腎。注意在服用中藥干預治療的同時, 心理的疏導開解及合理飲食運動的全方位調控亦是治療的必不可少之步。

  四、結語

  韓教授認為圍絕經期是女性從壯年走向衰老的重要一環, 多以腎精的漸虧, 天癸的漸竭, 肝血的不足及肝郁陽亢為主要病機, 從而導致機體的陰陽失調而引起的一系列的不適應癥狀。所以韓教授據此使用滋補肝腎, 養血疏肝法, 靈活的應用使用二至丸合一貫煎, 能很好地改善圍絕經期綜合征的癥狀。韓教授還特別指出, 圍絕經期綜合征嚴重程度可因人而異, 往往不易被重視, 故已明顯影響圍絕經期女性生活質量。當婦女過渡到了四十五至五十五歲年齡階段, 由月經的紊亂漸至絕經, 及雌激素水平下降, 除了使生理上發生變化, 心理亦有所轉變, 故服用中藥的藥物治療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社會及家庭都應給予更年期婦女多些理解及關愛, 同時患者自身調節情志, 解除思想顧慮, 勞逸結合, 使身體能較快而順利地應適更年期的轉變。

  參考文獻

  [1]Ma K, Chen Y X.Discussion on strategy of treatment of erimenopausal syndrome with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J].China Journal of Chinese Materia Medica, 2015, 40 (20) :3899-3906.
  [2]張曉艷.更年期綜合征的中醫病因病機探析[J].長治醫學院學報, 2008, 24 (2) :139-140.
  [3]黃晶晶, 虞舜.雌激素活性植物中藥研究述評[J].中國中醫藥信息雜志, 2016, 23 (6) :123-129.
  [4]朱艷.六味地黃湯合二至丸加減治療絕經前后諸癥120例[J].云南中醫中藥雜志, 2012, 33 (11) :43.
  [5]夏桂成.中醫婦科理論與實踐[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2003:177-180, 285-286.

    韓雨,牛云飛,趙進東,方朝暉,韓明向.韓明向論治圍絕經期綜合征臨床經驗[J].中醫藥臨床雜志,2019,31(05):850-852.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rubcby.tw/html/zhlw/20190616/8177858.html   

    韓明向對圍絕經期綜合征的治療經驗探析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熱點論文
    456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