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宮產術后發熱患者采用大黃牡丹湯的效果分析

摘 要: 目的:觀察大黃牡丹湯加減治療剖宮產術后發熱的臨床療效。方法:將46例剖宮產術后發熱患者隨機分為2組, 每組各23例。治療組予大黃牡丹湯加減治療, 對照組采用抗生素治療, 觀察2組患者的臨床療效。結果:總有效率治療組為91. 3%, 優于對照組的78. 3%, 組間比較, 差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目的:觀察大黃牡丹湯加減治療剖宮產術后發熱的臨床療效。方法:將46例剖宮產術后發熱患者隨機分為2組, 每組各23例。治療組予大黃牡丹湯加減治療, 對照組采用抗生素治療, 觀察2組患者的臨床療效。結果:總有效率治療組為91. 3%, 優于對照組的78. 3%, 組間比較,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 (P <0. 05) 。結論:大黃牡丹湯加減治療剖宮產術后發熱療效可靠。

  關鍵詞: 剖宮產; 術后發熱; 大黃牡丹湯加減;

  據臨床數據統計顯示, 剖宮產術后發熱率高達15.24%[1], 是剖宮產最為常見的并發癥之一, 嚴重影響產婦傷口的愈后和術后恢復。本病常發生于術后3d內, 體溫呈逐漸上升之勢且持續不退, 多波動在38℃~39.5℃。究其原因繁多, 常見有腹部切口感染、手術后吸收熱、盆腔炎、泌乳熱以及不明原因發熱等[2], 其中不能及時排出體外的宮腔內積血是非常重要且易被忽視的致熱原因[3], 臨床觀察顯示單純抗生素治療療效欠佳。近年來, 筆者選用大黃牡丹湯加減治療剖宮產術后發熱23例, 療效滿意, 現報告如下。

  1 、臨床資料

  1.1、 一般資料

  選取2014年3月至2017年9月足月剖宮產術后發熱患者46例, 按照患者住院時間的先后順序將其隨機分為治療組和對照組, 每組各23例。治療組中, 初產婦17例, 經產婦6例;胎膜早破者4例, 羊水污染者3例;年齡20~42歲, 平均 (25.8±1.8) 歲;平均孕周 (39.0±2.4) 周。對照組中, 初產婦15例, 經產婦8例;胎膜早破者3例, 羊水污染者3例;年齡21~40歲, 平均 (25.3±2.4) 歲;平均孕周 (39.0±2.5) 周。2組患者的一般資料比較, 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P>0.05) , 具有可比性。

  1.2、 診斷標準

  根據《中醫病證診斷療效標準》[4]制定。剖宮產術后連續3d體溫高于38℃, 有口干咽燥而不欲飲癥狀, 并伴有腹脹、腹痛及陰道分泌物的色、質、量、氣味等異常, 大便不暢, 舌質紫暗或有瘀斑、瘀點, 舌質紅苔黃, 脈弦數或澀。

剖宮產術后發熱患者采用大黃牡丹湯的效果分析

  1.3、 排除標準

  1) 不符合上述診斷標準;2) 由血液系統疾病或全身感染性疾病引起的發熱;3) 嚴重心、肝、腎功障礙;4) 臨床資料收集不完整。

  2、 治療方法

  2.1 、治療組

  予大黃牡丹湯加減治療。藥物組成:大黃6g, 丹皮15g, 桃仁10g, 冬瓜子20g, 紅藤15g, 敗醬草15g, 金銀花15g, 蒲公英20g, 延胡索15g, 白芍15g, 炒川楝子10g, 生甘草3g。為保證藥效的穩定, 統一配制免檢顆粒, 每次1格, 溫水150ml沖服, 每天2次, 連服3d。

  2.2 、對照組

  予頭孢呋辛治療。頭孢呋辛1.5g, 每天2次, 靜脈滴注3d。若對頭孢類抗生素過敏者可給予阿奇霉素靜脈滴注。

  3、 療效觀察

  3.1、 觀察指標

  記錄2組患者治療前后體溫變化及相關臨床癥狀改善情況。

  3.2、 療效標準

  根據《中藥新藥臨床研究指導原則》[5]制定。治愈:體溫恢復正常 (口溫<37.3℃) , 臨床癥狀消失;有效:體溫恢復正常, 臨床癥狀大部分消失;無效:體溫未恢復正常, 臨床癥狀無改善, 甚至加劇。

  3.3、 統計學方法

  使用SPSS 22.0統計軟件對所得資料進行統計分析, 計數資料以率 (%) 表示, 采用χ2檢驗。P<0.05表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3.4 、治療結果

  治療組總有效率高于對照組,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 (見表1)

  表1 2組治療結果及療效比較[例 (%) ]
表1 2組治療結果及療效比較[例 (%) ]

  注:與對照組比較, aP<0.05。

  4 、討論

  剖宮產術是婦產科處理難產、孕期合并癥、并發癥, 挽救母嬰生命所采取的一種常規手術方式, 近年來隨著高齡初產、妊高征、巨大兒等高危妊娠的增加, 剖宮產率亦迅速升高, 隨之, 術后發熱等手術并發的不良反應亦相應增多[6]。由于剖宮產手術導致的子宮壁切口血管和淋巴管暴露, 以及術后切口組織縫合凝血, 易造成局部血供減少, 這將有利于細菌的入侵與定殖, 從而使得感染向子宮肌層和宮旁組織, 甚至向盆腔深處蔓延, 進而引起機體發熱[7]。若不及時控制, 可引發產后大出血、子宮切除, 甚至敗血癥等危重癥而危及產婦生命[8]。因此, 積極有效地防治剖宮產術后發熱已日益引起產科醫師的重視。

  剖宮產術后發熱屬于中醫學“產后發熱”的范疇, 早在《素問·通評虛實論》中就有“乳子而病熱”的相關記述。《金匱要略·婦人產后病脈證并治》記載了竹葉湯治療婦人“產后中風, 發熱, 面正赤, 喘而頭痛”。宋·陳自明《婦人大全良方》更是明確指出:“凡產后發熱, 頭痛身痛, 不可便作感冒治之”。清代傅青主認為產后發熱的治療應以祛瘀為主。剖宮產術后發熱的病因眾多, 但筆者根據臨床實踐認為, 產后多瘀, 剖宮產術后產婦多存在宮縮欠佳, 因而導致余血濁液排出受阻, 離經之血滯留胞宮胞絡。瘀血即是胞脈受損后的病理產物, 同時又是引起產后諸多病變的重要致病因素。誠如《醫宗金鑒》所云:“產后發熱之故, 非止一端……若惡露不去, 瘀血停留, 則為瘀血發熱。”加之手術操作金刃損傷沖任胞宮, 耗氣傷血, 導致術后百脈空虛, 血室正開, 機體易為細菌侵入, 蘊生熱毒。因此, 產后感邪, 熱毒與體內瘀血搏結為患, 阻滯氣機, 故令發熱。

  雖然產后多虛, 但剖宮產術后發熱急性期仍以瘀血、熱毒為其主要致病因素, 亦是其病機關鍵所在。大黃牡丹湯是瀉熱破瘀、散結消腫的經典古方, 載于《金匱要略·瘡癰腸癰浸淫病脈證并治》, 其方融瀉下、清利、破瘀為一體, 筆者以此方為基礎進行加減, 恰合剖宮產術后發熱的病因病機。方中大黃清熱解毒、通經逐瘀;丹皮、桃仁涼血散血、破血祛瘀;冬瓜子清熱消癰排膿;紅藤、敗醬草、金銀花、蒲公英清熱解毒, 外可清氣分之熱, 內可解血分之毒;延胡索、炒川楝子行氣活血, 暢達氣機;白芍清熱養血、退熱斂陰;甘草調和諸藥。全方共奏清熱解毒、活血化瘀之功效。方中諸藥雖多屬苦寒之劑, 然藥中病機, 故并不傷體, 但需中病即止。在臨床應用時, 需根據患者個體情況, 辨證施治。對于剖宮產術后發熱的治療, 若僅使用抗生素, 雖可起到抗感染退熱的作用, 但體內瘀血不去, 熱雖暫退, 旋即復起, 而應用大黃牡丹湯加減治療, 則可兩者兼顧, 藥證合拍, 故收效顯著。現代研究亦證實, 大黃牡丹湯具有減輕機體炎癥反應, 減少內毒素血癥產生的作用[9,10]。

  筆者認為, 雖然剖宮產術后多見虛證, 治療用藥應忌攻伐及寒涼太過, 但臨床觀察所見亦有不虛者, 故臨床辨治時, 必須根據患者具體情況, 知常達變, 在邪實為主的情況下, 祛邪為先, 邪祛正自安, “不得有誠心慨行大補, 以致助邪” (《景岳全書·婦人規》) 。總之, 對于剖宮產術后發熱的治療, 應堅持“勿拘于產后, 亦勿忘于產后, 有是證用是藥, 中病即止”的原則。

  綜上所述, 大黃牡丹湯加減治療剖宮產術后發熱療效顯著, 退熱而不反復, 有助于產婦健康狀況的恢復, 經濟、安全, 值得臨床推廣使用。

  參考文獻

  [1]曹瑞芳, 馮勝華. 815例產婦產后發熱情況的臨床分析[J].實用醫學進修雜志, 2003, 31 (4) :236.
  [2]李一蓮. 4例剖宮產術后發熱原因分析[J].中外醫學研究, 2012, 10 (24) :121-123.
  [3]賈克娟.剖宮產術后發熱45例分析[J].中國實用醫藥, 2013, 8 (28) :47-48.
  [4]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醫病證診斷療效標準[S].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 1994:70.
  [5]鄭筱萸.中藥新藥臨床研究指導原則[M].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 2002:178.
  [6]楊亞玲.甘溫除熱法治療剖宮產術后發熱56例[J].西部中醫藥, 2015, 28 (6) :102-103.
  [7]李毅, 梁怡虹, 林強, 等.益氣養血法重用石膏治療剖宮產術后發熱的臨床研究[J].時珍國醫國藥, 2011, 22 (3) :751.
  [8]張春蓮.剖宮產術后發熱的相關因素探討及臨床處理[J].中國藥物與臨床, 2017, 17 (6) :897-899.
  [9]沈玲, 趙珊珊.大黃牡丹湯聯合西醫治療濕熱瘀阻型盆腔炎的臨床價值分析[J].中醫臨床研究, 2017, 9 (29) :110-111.
  [10]張保國, 劉慶芳.大黃牡丹湯現代藥效學研究與臨床應用[J].中國藥學雜志, 2009, 44 (21) :1061-1063.

    李振華.大黃牡丹湯加減治療剖宮產術后發熱23例療效觀察[J].湖南中醫雜志,2019,35(05):59-60.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rubcby.tw/html/zhlw/20190616/8177856.html   

    剖宮產術后發熱患者采用大黃牡丹湯的效果分析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xzlunwen
    熱點論文
    456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