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營美術館中國式生存

你經常去美術館看展對于民營美術館的背后運營你知道些什么…… 下載論文網 /3/view-4460794.htm 20多年來,民營美術館一直在摸著石頭過河。 上世紀80年代末,畫家黃胄為創辦炎黃藝術館殫精竭慮,從1991年建成開館到此后的債務累累,到2007年與民生銀行達成捐助托管合作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你經常去美術館看展對于民營美術館的背后運營你知道些什么……
下載論文網 /3/view-4460794.htm
  20多年來,民營美術館一直在摸著石頭過河。
  上世紀80年代末,畫家黃胄為創辦炎黃藝術館殫精竭慮,從1991年建成開館到此后的債務累累,到2007年與民生銀行達成捐助托管合作協議,磨難幾多;至20世紀90年代末期,民營美術館迎來第一波浪潮,沈陽的東宇美術館、天津的泰達美術館、成都的上河美術館以及具有半官方半民營色彩的成都現代藝術館紛紛成立,然而開張之初的先鋒姿態,隨著一年后的疲軟、兩年間的紛紛倒閉,讓民營美術館的發展再現艱難——作為美術館,完全依靠單一的企業投資管理的生存之道確實難以維系;2003年前后,中國藝術品市場的復蘇,讓一大批民營美術館再次乘勢而立:北京今日美術館、南京紅色經典美術館、上海證大現代美術館、上海當代藝術館、伊比利亞當代藝術中心、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蘇州本色美術館、上海外灘美術館、民生現代美術館、震旦博物館、龍美術館等。
  2013年9月8日,由上海市浦東新區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龍美術館主辦,99藝術網發起承辦,今日美術館與上海喜瑪拉雅美術館共同協辦的“2013首屆中國民營美術館發展論壇”在上海龍美術館舉行。
  樂觀的評論人說,這次有官方背景參與主辦的論壇,暗含著民營美術館發展即將到來的新機會,作為對民營美術館發展狀況的第一次公開討論,這是公共政策加大扶持民營事業的積極信號;慎重保守的人則認為,這不過是擺上臺面的一次小嘗試,其象征意義遠大于實際,民營美術館事業的發展依然道阻且長。
  而這批新的美術館將如何實現自我造血,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建立在公益觀念基礎上的資金機制,讓民營美術館在堅守公益性、堅持探索公共價值的同時,擁有一部分自身資金來源,實現良性循環的文化產業鏈,成為目前民營美術館尋求中國式生存和發展的關鍵。
  換句話說,盡管民營美術館面臨著專業程度不夠、收藏體系不足、以美術館之名行畫廊之實等若干問題,資金問題仍然是關系其生存與發展的最根本問題。
  當下民營美術館的運營現狀到底如何?筆者帶著疑問,采訪了幾家民營美術館的負責人,以觀行業生態之一隅。
  喜瑪拉雅美術館:
  運營重點在于控制展覽成本
  在浦東新區芳甸路199弄的證大喜瑪拉雅中心三樓,占地約2700平方米、空間高度達15米的喜瑪拉雅美術館被標志性的林木異形體所包圍,顯得很特別。
  這里正在進行的是“荒木經惟:感傷之旅/墮樂園1971-2012”攝影展。灰黑色調的海報上,荒木鏡頭里的愛妻陽子,看似漫不經心的眼神傾瀉著如水般的感傷。
  “我們對外合作的展覽已經安排到2017、2018年了。”喜瑪拉雅美術館執行館長王純杰笑著對《財富堂》記者說。
  成立于2005年6月的喜瑪拉雅美術館,開館至今舉辦了超過60個展覽,收藏藝術品350余件(組),開展了教育活動740余場。美術館由上海證大集團投資建立,目前每年運營的預算費用約為3000萬。
  “當下美術館的運營主要由證大旗下的喜瑪拉雅文化基金會和自我創收兩部分組成,2012年這個比例為67:33,今年到目前為止比例為55:45,美術館自我創收的比例在逐年遞增。”
  王純杰介紹說,除了場租費之外,比起原來的證大現代藝術館階段,目前喜瑪拉雅美術館并沒有花費投資方更高的運營成本。“我們現在集中探索的是一個展覽可造血的運營模式,即怎么把高額的辦展費用分攤到各個部分消化掉,畢竟一個美術館要辦得好,最核心的是它的展覽質量,而要想做好展覽,確實需要很大的資金投入,所以我認為美術館的運營重點在于如何控制展覽成本。”
  以去年原研哉展為例,在與日本方的溝通談判中,喜瑪拉雅美術館將展覽成本里所涉及的作品運輸費、日本方人員交通費等“落地前”的費用都過渡給日方負擔,同時日方還承擔了宣傳制作的一部分費用。而在贊助商分攤了200多萬的費用后,售價70元一張的門票,共為美術館帶來了100多萬的收入,這100多萬基本能負擔美術館自身辦這次展覽的成本,包括伴隨展覽臨時增加的特別工作人員費用等等。
  喜瑪拉雅美術館自成立以來,舉辦過的展覽包括奧托·迪克斯版畫展,托尼·克拉格的雕塑與繪畫展,原研哉的設計展,隈研吾的建筑模型展等,與很多美術館高居廟堂、不接地氣的展覽相比,喜瑪拉雅的展覽定位更加“生活化”,“我們致力于將很多國際著名的藝術家推廣到國內,以國際高水平展覽樹立民間藝術交流的新典范。”王純杰說。
  “在展覽談判的過程中,對藝術家作品和展覽本身的理解很重要。這是能談下一些大展、建立合作關系的基礎。比如原研哉的展覽,強調的是價值觀、他在設計品中闡釋的極簡美學,他的設計美學的核心不是強調單一物體本身有多美,而在于它和周圍的互動與關系。”王純杰補充說。
  “另外,我認為我們的推廣是他們很看重的點。比如我們是第一個做‘流動美術館’項目,把美術館做到戶外的;比如我們做完展覽,還曾安排到南京、金華、寧波近二十所高校巡講,擴大展覽的社會影響力;比如我們有反饋非常熱烈的以展覽為核心展開的公眾參與活動。”
  今年6月,喜瑪拉雅新館開幕展“意·象展”之后,舉辦了向觀眾征集的為作品寫圖示的活動。“很多當代藝術如果不寫標注,觀眾根本看不懂,我們就利用這個點,在網上向觀眾征集作品名,之后再把作者原有的作品名與觀眾自己寫的標簽放在一起,對照之后就能展開互動和交流。”而目前正在進行的荒木經惟展,則把展覽主題“無聲的愛”與當下市民文化結合緊密,伴隨攝影展同時進行的是“無聲的愛——荒木經惟公眾參與展”,觀眾通過參與拍照、觀賞舞蹈、發布愛的影像日記等形式創作個人作品,其作品與荒木經惟攝影展同期在喜瑪拉雅四樓展廳展出。
  此外,據王純杰介紹,喜瑪拉雅美術館目前有100多萬的會員,不同的會員項目能帶來50-60萬不等的收入。而政府方面也在逐步增加一些獎勵或扶持,去年大約為50萬,今年有可能增長到100萬。相比來說,喜瑪拉雅的藝術衍生品商店所占的創收份額很小。“我們也會逐步重視和開拓這一塊的經營。”   在展覽過程中,如果有人對藝術作品產生興趣想要購買的,可在展覽結束后跟美術館聯系,而由證大集團旗下的文化公司負責溝通和銷售,這也算是喜瑪拉雅美術館為證大公司創收的一個途徑。王純杰說:“因為藝術品買賣的生意不會直接跟美術館發生關系,所以具體的創收金額也并不清楚,不過也算是美術館為出資方‘補血’的一種途徑。”
  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
  零售商店在總收入中所占比例最多
  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位于北京798藝術區核心地段,由收藏家尤倫斯夫婦創立,于2007年11月正式開幕。工業包豪斯風格的UCCA空間,總面積達8000平方米,擁有大展廳、中央展廳、長廊和中央甬道等四個展示空間。
  經過多次溝通,UCCA的推廣主管袁嘉敏還是以“不方便透露”為由拒絕了記者的采訪,而本部分關于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的運營數據,均來源于“2013首屆中國民營美術館發展論壇”上UCCA CEO薛梅的演講報告。
  “從2007年建館至今,尤倫斯夫婦對當代藝術中心約有6億的投入,而尤倫斯大致保持著一年13到16場展覽,上百場教育活動,6年來共計180萬參觀人數”,薛梅在會上談到,“目前尤倫斯的運作主要仍依靠尤倫斯基金會的固定資金,每年年底UCCA會向董事會提交當年的財政管理數據,包括如何控制成本以及第二年如何增加收入。今年尤倫斯基金會給了我們2100萬,去年和前年是2600萬,2010年是2900萬,再之前則是5000萬甚至更多。我們每年在以差不多30%的比例遞減。”
  尤倫斯的成本比較多的是花費在辦展、公共項目、人員開支以及房租上,而從創收來說,零售商店所占的比例是最多的,高達55%,剩下的則是場地出租,企業和個人贊助帶來的收入。
  “這個商店為什么能夠帶來這么大的收入?我在尤倫斯工作之前,在卡地亞工作過,負責卡地亞的北方區,再之前我是在美國工作過,是做運營和公關的,所以懂得一些零售和市場的東西。我認為,如果積累一些零售經驗,又有一點藝術行業的積累,就可以嘗試做一下藝術衍生品商店,用自己展覽以及展覽相關的一些元素,開發自己的產品,扶持當地的創意設計師,我認為這是大家可以探討的。”薛梅說。
  數據顯示,從2007年至今,尤倫斯商店經歷了兩次重大調整,2009年在原店基礎上的擴大,2012年在798臨街開出新的分店,在規模上有所擴大,內容上也更加多元化,新舊兩店的功能有了不同的劃分,舊店主要為藝術品和書店,而新店則主要為設計品店。目前尤倫斯藝術商店產品涵蓋了限量版藝術品、原創設計品、藝術衍生品、藝術設計類圖書、獨立電影和獨立音樂幾大板塊,而與尤倫斯合作的設計師從10位增加到了60位。
  此外,尤倫斯還是中國首家攜手藝術家、規模性推廣限量版藝術品的出版方,它的出版制作比較嚴格地遵循了國際化的限量藝術品制作標準,如獲得藝術家獨家授權、嚴格限量、親筆簽名編號、專業裝裱、附有尤倫斯出品鋼印及限量版藝術品證書等。
  到目前為止,與尤倫斯藝術商店合作的藝術家有方力鈞、劉小東、隋建國、王廣義、王慶松、楊福東、楊少斌、岳敏君、張曉剛等30多位,作為國內唯一一家與如此多知名藝術家群體合作銷售限量藝術品的藝術商店,它的限量版藝術品涵括了版畫、雕塑、照片、裝置等類別,如早期劉小東的版畫作品《陽光普照》、隋建國的標志性恐龍雕塑《中國制造》,以及崔岫聞的限量版照片《三界》。
  薛梅曾經對媒體談到:“尤倫斯藝術商店是當代藝術和大眾需求的結合場,限量版藝術品作為一種載體,是對藝術展覽和藝術品本身的延續,同時又因限量性而具有收藏價值和升值空間,成為藝術愛好者收藏之始的首選。至于與藝術家合作的方式多種多樣,最普遍的無外乎兩種:一是購買藝術家作品的部分版權用于藝術衍生品,二是藝術衍生品售出后藝術家與商家實行利益分成。但大部分藝術家比較支持藝術館的發展,只是象征性收取版權費,或提出很少比例的銷售額作為分成。”
  除了常規的創收項目,UCCA還有一些特別項目,比如為一些設計展策展,為一些新成立的民營美術館提供咨詢服務等,也為其創收帶來了新的可能。薛梅在演講中鼓勵各大美術館積極拓展創收途徑,她以UCCA的畫冊收入為例,“UCCA的畫冊有時一個月能賣到18萬,而畫冊的銷售還保持在48%到49%的高比例,還去掉了17%的稅。”
  至于政府方面的扶持,相對而言還是剛剛起步。“第一次是我做了很長的報告,向政府說明美術館所做的大小積累,政府給了我們30萬。另一次是我們的商店因為設計師以及藝術家的版權,有一些產品獲得了國家旅游局的獎項,總共獲得了兩筆政府的獎勵。”薛梅回憶道。
  震旦博物館:尚在嘗試創收渠道
  2003年,臺北震旦博物館開館,采用預約參觀的方式,以文化講座及線上導覽等加強博物館的公共教育功能,2005年震旦博物館在上海設立分館,2012年,震旦博物館開始進駐震旦獨棟建筑,以“月光寶盒”之姿矗立在上海浦東的夜幕天際線下。
  從收藏文物、建館到營運,震旦博物館目前完全以震旦集團董事長陳永泰的個人名義投資。目前,博物館正忙于籌備新館的正式開幕,記者以郵件的形式采訪了震旦博物館的賴任辰董事,了解到了震旦目前的營運狀況。
  賴任辰表示,震旦博物館初期的每月預估運營成本為400萬元,每年有約為5000萬的運營投入,這部分投入主要用于房屋租金、建設工程攤提、人力、營銷、管理維護費等,而特別策展的部分還需要另外投入。“博物館未來會創立基金會,以追求更加科學的管理經營。”
  “今年開幕的是震旦博物館一館,總面積為6316平方米,而博物館二館會新增3000平方米,作為博物館的館際交流及當代藝術的策展,在2015年完成。”賴任辰介紹說,“以6316平方米的博物館面積來說,分攤到各部分的成本開支包括,50%的房屋租金,25%的建設工程攤提,還有25%的人力、營銷和管理維護費。”   在特展方面,去年震旦博物館舉辦了“中國古代器物展”和“寶格麗125年意大利經典設計藝術”的展覽。這部分的開支如何呢?賴任辰沒有直接回答,他表示,策展方面的費用依據展覽內容、形式、展期、場地大小和安全要求等而異,一般來說,費用從100萬元至數百萬元不等。
  目前震旦博物館的創收渠道還比較常規,“目前我們初期的創收渠道主要為門票、商店及咖啡廳,開始試營運,所以運營方面的運作要等到開幕半年后才有較為具體的數字,我們未來預計開設教育課程,利用出租場地、推廣衍生商品等方式豐富運營渠道。”
  龍美術館:
  運營方面的期待在于美術館制度上的健全和保障
  作為中國大陸收藏界巨擘劉益謙、王薇夫婦斥資2億元打造的私人美術館,龍美術館坐落在上海浦東羅山路上,建筑面積為12000平方米,以展示夫婦二人的私人藏品為主。
  據龍美術館媒體負責人鮑靜透露,目前龍美術館的年運營費用在1000多萬元,而目前創收渠道包括與品牌合作辦展、開發銷售藝術衍生品、推廣面向不同藝術愛好群體的公共教育和藝術教育項目(如針對學生群體的藝術夏令營、基礎繪畫班)以及私人捐贈等,其中與品牌合作辦展是目前龍美術館主要的創收渠道,它包括與藝術家、藝術機構的展覽場地合作以及爭取高端品牌的藝術支持。
  記者手記
  關于民營美術館的田野調查很艱難
  這篇關于民營美術館運營調查的專題稿,耗時長久,執行艱辛,除了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民生現代美術館和MoCA上海當代藝術館也以“涉及商業機密”“不便透露”為由,拒絕告知關于美術館運營方面的任何信息,無論是模糊的概況描述還是清楚的數據支持。
  筆者因此十分泄氣,因為從Channel展、Marimekko時尚展到近來的 Dior展,上海當代藝術館在商業運營方面的表現可圈可點。據業內人士透露,這次舉辦Dior展覽,當代藝術館就場地租借所獲得的費用就達數百萬元。
  而愿意接受采訪的幾家美術館,就運營所愿意談及的深度與細節也比較有限,獲取到的較為限制和表層的運營數據支持,讓整篇成稿仍有很多地方不盡如人意。
  盡管如此,筆者認為此篇專題稿仍具有重大的實驗意義。放眼望去,關于民營美術館的運營與發展并不乏討論之聲,然而落到運營之具體現狀、需要以數據為民營美術館資金現狀與運營事實正名時,茫茫廣闊卻寂然無聲,這份田野調查做起來真艱難。
  然筆者仍盡量在了解個中事實細節之后,將現狀客觀呈現,以表達獨立之立場與姿態。而有意愿發展民營美術館行業的企業家若有機會了解,也許會更趨于冷靜理智和謹慎,在這條路上走得穩妥、成熟和負責。
  很早就有人說過,國內民營美術館的發展歷史,簡單說來就是找錢的歷史,是理想與生存抗爭的歷史,更是商業與藝術博弈的歷史,所以盡管談到錢,大家都諱莫如深,但談錢仍是生存之基,無可避免。
  在采訪過程中,有美術館以自身作為公益和慈善項目、不用涉及商業化運營為由,表示自己不適合參與到這個專題的討論,然而作為公益組織定位的美術館,不但不應該排斥談錢,而且應該明白只有通過吸納各種社會的資金與力量,增強自身的公益影響力,建立健康的運營管理制度,才是一個美術館接地氣、促文化以達長續久存的根本,才能讓中國逐步走出“只有美術館,沒有美術文化”的尷尬境地。
  “目前,除了宮崎駿美術館全世界沒有一家美術館可以實現收支相抵做到完全的自我造血。”王純杰曾這樣告訴我。但這并不可怕,因為對于美術館來說,營利本來就不是目的,運營渠道和手段的探索不過是為了更好地保證美術館有足夠的物質基礎,在永續生存之上保證美術館有機會做出有影響力的展覽,在良性運轉和健康發展之上實現更大的社會文化影響力。
  他山之石 Other Cases
  ·美國古根海姆博物館
  最早在博物館業引入和運用“文化產業”概念,以基金會制度運營,通過交換項目、主題展覽、接受捐贈、獲得資助,與世界各大博物館、金融集團、政府機構展開廣泛合作,而在打造出其享譽全球的品牌影響力之后,古根海姆的營銷策略是在全球出售這一品牌,讓別人來出錢,自己組織展覽,這一營銷策略被人戲稱為“像麥當勞一樣連鎖”,“像可口可樂一樣開分廠”,即“古根海姆模式”。
  ① 樹立高級別的收藏標準
  ② 舉辦權威性的展覽
  ③ 設立具有全球性影響力的獎項
  ④ 建設遍布全球的分館
  ·日本Mori Art Museum(森美術館)
  由森大廈株式會社投資創辦,除美術館外,還涉及美術館商店、六本木學術中心、東京城市觀景、三得利音樂廳、森藝術中心畫廊等運作項目,投資方將美術館與其他商業觀光景點一起捆綁式推廣。
  ·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美術館
  以舉辦皇家藝術學院師生作品暑期展覽的形式,將作品展銷所得用于支持學校和美術館再發展。
  他們說 Other Opinions
  ——“一年幾百萬,先虧幾年,你準備好了嗎?”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王璜生認為民營公益美術館的中國式發展免不了要參考西方模式,設立基金,吸引個人、企業、財團的贊助維持日常運營,但這個模式需要前期大量財力物力來樹立品牌。
  ——“都撲在當代藝術上,未必都有活路。”
  從2008年起就一直密切關注民營美術館的發展的道略文化產業研究中心咨詢總監毛修炳認為,定位雷同是當前民營美術館經營的最大問題。
  ——“我積累了30年的經驗才敢開美術館。沒有專業運營團隊和科學管理,很難成功。”
  在臺灣開辦現代畫廊整整30年的施力仁,來到北京開辦了鑄造美術館。他認為,辦美術館并不那么簡單,沒有專業人才不行。
  ——“在中國這個時期,每一個美術館都不可能建立一個相同的模式。什么時候模式上面可以傾向于一個共同的發展趨勢?要等到這個社會給民營美術館生長的環境。”
  前今日美術館館長張子康認為目前民營美術館由于所處環境、資源不同,與不同企業間發生關系,不可能做成一樣的模式,具體道路仍需各自探索。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rubcby.tw/html/guanliqita/20190408/8160944.html   

民營美術館中國式生存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byLw8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456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