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的數碼復制

“自21世紀初,世界各大藝術品博物館開始收藏和銷售藝術微噴工藝輸出的藝術復制品,在歐美市場,通過噴墨打印技術制作的復制品,甚至賣出了十萬歐元乃至幾十萬歐元的高價。”最近,在上海莫干山路50號,愛普生影藝坊與《上海攝影》雜志共慶十周年之際,高端數碼影像制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自21世紀初,世界各大藝術品博物館開始收藏和銷售藝術微噴工藝輸出的藝術復制品,在歐美市場,通過噴墨打印技術制作的復制品,甚至賣出了十萬歐元乃至幾十萬歐元的高價。”最近,在上海莫干山路50號,愛普生影藝坊與《上海攝影》雜志共慶十周年之際,高端數碼影像制作師于瀾女士開了一堂課——《數碼與藝術復制的發展及面臨的挑戰》,其間提到了藝術復制品市場的行情,以及什么樣的復制品有收藏價值。
下載論文網 /3/view-4460795.htm
  從浙江趕來聽課的一位公司老總,是藝術品復制的愛好者,他樂呵呵地告訴我:“我家客廳里掛著的世界名畫,是我到歐洲考察期間,用單反相機翻拍下來,然后回到國內,請人制作的。”然而,在于瀾看來,這樣的復制,未經授權,不管是否違法,在道德層面就已經很丟分了。并且,在真正的藝術品復制行家看來,這些用自家高級相機翻拍下來,然后復制出來的世界名畫,實際上與垃圾無異。
  復制藝術品價值何在
  21世紀初,歐美各大藝術博物館和藝術收藏品拍賣市場,比如巴黎盧浮宮、紐約大都會、大英博物館、古根海姆博物館和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都從那時候開始收藏和銷售藝術微噴工藝輸出的藝術復制品。2004年左右,國內機構也介入這一市場,比如一鼎軒彩虹仿真藝術進行的故宮仿真古畫展、臺北故宮博物院的《清明上河圖》,而中國國家博物館、雅昌彩色印刷有限公司等,都從藝術品復制中受益。
  復制藝術品的價值,在于其細節表現力,而獲得細節表現力,要有賴于原作的授權復制、高性能的數據采集技術和復制者高超的色彩管理能力。于瀾提起一位她認識的藝術品投資者:“他投了上億資金,買了高端數碼打印機,可做出來的東西很爛。原因在于他對藝術復制品的工藝不了解。實際上,博物館收藏的殿堂級的復制品,價格高達幾十萬元,是有其道理的。比如正規的認證體系,就是復制藝術品價值的重要標尺。”
  目前,人們在藝術品復制上遭遇了不少問題,比如難以區分復制品的優劣。藏家無論從分辨復制品品質的要素、專業素養上,還是從文化素養、藝術感知力上,都亟待提高。同時,許多復制機構對藝術品和藝術創作,缺乏基本的尊重,比如未經授權,直接翻拍作品用于復制。
  “數碼復制品雖說不是藝術品,可也絕非廉價印刷品。目前,高品質的藝術復制品在市場流通中,遭遇了與廉價批發的印刷品的較量,市場流通環節對復制品的評價體系和定價系統有缺失。”于瀾補充說,“只有極少數人去深入觀察和研究影像的細節部分,而平庸與偉大的作品,其區別往往只是在毫厘之間。”
  根據此言,復制藝術品的價值何在,也就有了答案。藝術品復制,是技術對藝術的一種承諾,是還原再現,體現原作風貌是復制的最基本要求,卻也是最高的乃至是唯一的標準。
  傳統仿制與數碼復制的區別
  提到藝術品的復制,往往會令人想到古往今來許多臨摹高手,乃至于繪畫、雕塑領域的造假高手。
  傳統的仿制面臨的課題主要是材料的篩選、技法和色彩的還原等。傳統的臨摹、復制,在油畫領域的成功可能性,要大于國畫。畢竟,國畫的暈染、枯筆等等,其造型過程有偶然性,其托裱過程,也有偶然性。于瀾說:“國畫的手工仿制,所謂仿真工藝的高難度,失誤是不可逆轉的。” 她以市場上遇見的所謂戈湘嵐《駿馬圖》做例子,仔細分析了為何這幅《駿馬圖》系仿作,原因只在仿作無法達到戈湘嵐本人的特點。
  而最新的數碼技術仿制,面臨的則是與手工復制完全不同的課題——數碼傳感器采集設備與材料的篩選、數碼后期校色、數碼軟件對制作工藝的有效控制、完美的流程與成品的可復制性、限量流通等等問題。
  數碼復制在不同領域,關注的焦點還不同。
  比如在油畫復制上,需要關注原作的創作年代、表現力、技法、顏料肌理以及掃描時的光源、輸出介質等,以期獲得足夠的神韻。而在傳統宣紙和絹布上作畫的中國畫,就需要關注原作的顏料、渲染技法、墨色的過渡、紙基的紋理等細節。于瀾在9年前見過一幅宣紙《山圣像》,仔細分辨是數碼復制品。原來,她發現了《山圣像》黑色著墨部分,有著絹布肌理,而宣紙留白部分,并無絹布痕跡的肌理。探求之下,得出結果。原來,復制者用大畫幅相機翻拍了絹布上的原作,再通過photoshop軟件,將絹布的肌理一點一點修除掉。然而,黑色著墨部分難以刪除,留下了馬腳。所以目前她手里有好幾幅授權可以限量復制的國畫,但一直沒有進行復制:“這些都是絹本,我在等合適的好紙出現。”
  講到藝術品復制,難免還要提下古代壁畫的復制。這個工作還需要復制者“賦予”一些已經退色的古代洞穴壁畫以全新的顏色,這又是一個難上加難的課題。值得一提的是,我曾在中華印刷廠位于青浦的車間,參觀過該廠新近利用3D技術復制的龜茲石窟。中華印刷廠的工藝,與于瀾所說不謀而合。當時,對如何立體“克隆”龜茲石窟,公司總經理張曉遷說:“制作完成后,我們用三維掃描儀做立體掃描,和實物做對比,幾乎100%吻合。這種精度是任何高明的藝術家也做不到的。”然而,在色彩“賦予”上,廠方還是采用了主觀著色。
  數碼復制的另一大領域,是老照片的制作。收藏級高質量無酸照片紙的使用,是老照片修舊如舊的關鍵所在,也是數碼打印照片收藏的價值所系,于瀾進一步提醒說:“老照片復制,最難的還是絨面照片紙作品的復制,因為它有反光,不好控制。”
  鏈接:數碼復制的數據采集設備
  高解像度的色彩還原能力,以及細節的表現能力,離不開優質的設備,比如phaseone思數碼采集器,擁有3.96億像素。數碼復制所需的專業照相器材,價格從20萬到幾百萬。
  真正專業的復制系統,比如德國的CRUSE掃描機,這套系統能達到使典藏級繪畫藝術品的原作圖像得以逼真的完美復制,技術特點要優于傳統線性掃描儀和數碼相機。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rubcby.tw/html/guanliqita/20190408/8160930.html   

藝術品的數碼復制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byLw8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456梭哈